Tag: 飛奔與夢想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愛下-第四百二十四章 崩潰讀書

小說推薦 –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 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花言不好多言,他从怀中拿出从哪些那里抢过来的玉佩递给姜音,“这个玉佩你拿着。” 姜音接过玉佩握在手中,感受着玉佩上传来冰冷,她的情绪更加的低落起来。 “从现在的线索来看,你兄长的踪迹应该和谢之衡脱不了干系,他一次又一次的拿这条线索来引诱你让你涉险,看来以后在得到消息之后,一定要多加慎重。” 花言努力的想找一些话来聊,他不想看到姜音这样。 姜音用一只手撑着头,用手摩擦着玉佩的表面感受着上面的纹路。 这块玉佩是她兄长一直都随身带着的,如果不是出了意外,他不会把这个玉佩给取下来。 当时谢之衡拿出这个玉佩的时候,虽然并没有说出兄长的消息,可是她心中的那一股不安却越加的强烈起来。 如果谢之衡知道兄长的身份,那他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兄长。 到时候兄长的处境应该会很艰难,会不会他已经受了伤,或者发生其他危险的事情,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这么长时间以一来连一个确切的消息都没有传给她。 “我知道。”姜音简单的应了一声。 花言也看得出姜音其实并不想说话,在和姜音这么长的时间相处以来,他知道姜音一般都是把事情都隐藏在自己的心中,不会轻易地向别人透露出来,可长时间这样下来,也不是一个好事情。 “现在我们不能回之前的住处,先去找元子青吧。”花言想了想,建议道。 之前的那个镇上谢之衡的人应该已经训找过去,所以那个地方他们已经不能再回了,不然的话可能会直接落在他们的手里现在,所以现在只能先去找元子青了。 姜音点点头,没有说话。 两个人停下片刻又赶忙启程,一边躲避着其他人的搜查,一便又小心翼翼地来到了元子青的住处。 在元子青看到两个人狼狈不堪的样子,顿时大吃一惊。 “赶紧进来。” 他赶忙把两个人那见了屋内这才着急问道∶“你们发生了何事?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花言喘了口气,这才简单地向元子青解释了一番,包括如何拿到谢之衡的证据,和其中谢澄出现的帮忙都一五一十地告诉元子青。 “这样看来谢之衡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这段时间你们先一直待在我这里,我会在外面时常注意那些人的动静,他们应该不会对我有所怀疑的。”这点元子青可以保证。 他在齐国待了不短的时间,这个住处也是从他来到齐国之后一直住到了现在,所以这附近很很多人都是知道他这号人的,所以他也不担心谢之衡的人会怀疑到他的头上。 那群人就算找也只会找这几日突然出现的人,对于常住这里的人,他们应该不会直接打扰。 就这样两个人在元子青的这里安顿了下来,可是在安顿好之后,姜音的情绪却越来越低落,甚至已经快到崩溃的边缘。 这让花言和元子青两个人在旁边,只能干着急,却也做不了什么。 “她现在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中,就算是我们想让她开口说话,她也不见得会说,长久下去她得不到一个好的引导化,真的会崩溃的。”元子青看到姜音那个样子担忧不已。 花言急得就差跳脚,“我又何尝不想让她把心中的话给说出来,可是在那天事发之后她的情绪就一直不太对劲,我跟刚开始和她说了很多话,可她都只是敷衍地应我几声,根本就不会愿意把心中积压的事情得告诉我。” 他们在说这话的时候还不敢当着姜音的面说,这几日他们都是小心翼翼的,不敢在姜音的面前提起关于谢澄和他兄长的任何只言片语。 只是尽量的挑一些好的事情来说,可是她的情绪并没有任何改变。 “要不要给她找点事做?让她没空去想这些事情。”元子青建议。 花言看了他一眼,“现在我们躲在这里,你能给她找什么事做?绣花还是练字?你觉得她还有心情做那些吗?” 元子青有些无辜的挑了挑眉,“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我们难道就这样干看着她?” 两个人经过一番的讨论都没有讨论出个所以然来,只能结束这番对话。 不过在第二日的时候传来消息,谢澄被谢之衡给关了起来。 “他应该没事吧?”元子青有些担心,再怎么说谢澄也是因为姜音的事情,所以才会被关起来的。 而且谢之衡那人可以干的出屠国的事情,难保他在不会在气急的情况对自己儿子下手。 快穿之黄粱一梦 “虎毒还不食子呢,你想太多了。”对于这一点,花言倒没多少担心。 不是说他没良心不管谢澄的死活,而是他一直觉得就算是谢澄做是在过分,谢之衡也不会对谢澄下手。 就像现在把人关起来就成了,不让他再和姜音见面,不在这些事情中掺和。 两个人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防着姜音,所以在姜音出了房门之后就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那他可有受伤?”姜音有些着急。 她现在也不知道该对谢澄抱着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到底是讨厌,还是感动感激,又或者是其他的,他她此时此刻也分不清心中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不过在得知谢澄被关起来的时候,她心中慌了一下。 “你放心,他没事,只是被谢之衡关起来了,并没有责罚于他。” 见姜音微微着急,花言心中没有了那股不痛快。 只要可以让姜音的心情好起来,可以让她开心一点,就算她要和谢澄在一起,他也不会去阻拦。 “你实在担心的话,过几日风声没有这么紧了,我们就回去看他。”花言在一旁压着心中的酸涩。 姜音闻言只是摇了摇头,她不能因为自己的自私,再次让大家陷入困境之中。 虽得知谢澄没有危险,可她的心中还是有些担心,可现在她的处境却又不能过去寻他,只能忍着着急。 这段日子里姜音一直都呆在元子青的住处连门都没有出,不过外界的消息他们多少还是知道一些。

oqchu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愛下-第二百八十七章 全算在你身上展示-8pnxb

小說推薦 –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 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终于成功进入,姜音曾经也是来过丞相府的人,所以进来之后也并不陌生,只是不知道谢之衡在何处而已。 管家除了把她放进来之外,现在人都不知道去了哪。 姜音心里带着怒火,一股劲地往里走。 高高在上的首席 谢之衡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在书房里,所以她就直接往书房走。 一股劲地到了书房门口,姜音刚要推门窗进去,却突然停下脚步。 就在刚才,她好像闻到了熟悉的味道,这味道一直徘徊于她的记忆之中,多年以来从未消散。 梦入书仙界 古葬月 只要每次嗅到,就会清楚的印刻在她的脑海里,绝对没有认错的可能。 也就只有这个味道,能够把姜音从这种愤怒的情绪之中给拽出来。 姜音没有进入书房,她先是左右打量,丞相府的书房周围种着几棵树。 这个味道非常淡,如果不用心去嗅,眨眼之间就好像飘忽着要消失。 秋雪的合同人生 味道不是从树上散发出来的,姜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味道好像浓烈了一些。 情况非常不对劲,她为何会在丞相府嗅到这种味道?姜音开始思考,同样也停下脚步。 这种味道让姜音非常不安过往的记忆,也重新被翻了出来,清晰的在脑海之中来回循环。 姜音站在书房的门口,她没有伸手推门,外面的动静这么大,如果谢之衡在里面应该早就听到了。 谢之衡站在墙角,他现在的这个位置,刚好能够看到姜音。 他看到姜音停下,又看到姜音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谢之衡得意地笑了,他的目的总算是达到了。 姜音主动找上门来也好,不枉费他花了那么多的功夫。 谢之衡的眼神一缩,转身离开这里。 姜音这次到丞相府无功而返,她没能见到谢之衡,不过也不算是一点收获都没有。 最起码嗅到熟悉的味道,让她对丞相府的情况更加警觉,没有冲动行事。 姜音从丞相府离开,管家站在后面笑着送她,就像是一个笑面虎,看着就知道不安好心。 回到酒楼,姜音一个人独自待在房间里,她一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好似在思考着什么。 “音姑娘,看得这么入神?” 一个熟悉的声音把姜音给叫醒了,她转头一看见了元子青,脸上立刻就露出了笑。 “你怎么过来了?而且还是突然之间出现。” 元子青对于姜音来说可是一个好友。 “我来看看你。”元子青没有客气,坐在姜音旁边。 “那你这次还会离开吗?”姜音说话的声音,难得软了一些。 “一切都不确定,不过我这一次来找音姑娘,是有事要告诉你。” 元子青不忍心让姜音失望,索性现在先赶快说些正事。 “什么事?”姜音一脸疑惑。 神仙养成计划 “你得小心谢之衡这个人。” 这个名字在姜音这里,出现的频率实在是太高。 说要小心他,这一点姜音自己也知道,只是哪有那么简单。 谢之衡频频来找她的麻烦,她做些事自保总不过分吧。 “你放心吧,我知道。”姜音点了点头。 不过谢之衡的有些做法的确奇怪,总是来找她的麻烦,一个丞相却和她过不去,总有原因吧! 姜音思来想去,觉得这个原因可能是出在了薛越欣身上,如果不是为薛越欣出气,谢之衡也不至于会这么闲。 元子青来了姜音开心,晚上两人一起吃了饭,在彼此闲谈两句,时间过得也快不少。 待到姜音第二天醒来,元子青已经不在,也不知是去了哪里。 我的女儿不可能是魔王 不过姜音也没放在心上,她先是去看了一下花言的情况,还好花言受伤,大部分都是皮外伤,只要用心养养总会没事的。 酒楼现在只能由姜音一人支撑了。 龙刺之暗算 阳朔…

Read the full articl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